> 城管新闻

要闻速递

梁鸿:小贩跟城管的冲突 中国最常见风景

  • 来源:未知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9-21 19:45
  • 阅读次数:

  梁鸿谈到三轮车跟城管的冲突,小摊小贩跟城管的冲突,是中国最常见的风景。我们城市的发展,并没有容纳这一群人,我们整个社会在叙说一种声音,在叙说一种逻辑,你是羞耻的。我们的城市的发展也在叙说这样一种逻辑,你是应该被驱赶的。

  许戈辉:2008年通过五个月的回乡调查采访,梁鸿写出了《中国在梁庄》,还原了梁庄近40年来的变迁故事,真实记录了乡村的破败和荒芜的过程。2011年起梁鸿又花了一年时间,沿着梁庄人外出打工的路线,走访了十余个省市,三百四十余人,写出了《出梁庄记》。她和西安街头蹬三轮的老乡一起上路,和卖菜的大嫂一起开工,偷偷溜进光亮叔在青岛打工的高污染的电镀厂和他们聊天,体会他们说话时的语气、神态,看生活在面前次第展开,一起经历的日子,让梁鸿更能够理解他们的无奈。

  梁鸿(《中国在梁庄》《出梁庄记》作者):三轮车跟城管的冲突,小摊小贩跟城管的冲突,是中国最常见的风景。背后的逻辑是什么?那么恰恰是因为我们城市的发展,并没有容纳这一群人,我们的这整个社会在叙说一种声音,在叙说一种逻辑,你是羞耻的。那么我们的城市的发展也在叙说这样一种逻辑,你是应该被驱赶的,不然为什么城管那么理直气壮抓他们呢,城管也是人啊,我经常说城管也是人,那么他也有妻子儿女,难道他平常不温柔吗?难道他就罪大恶极吗?不是的,但是当他穿上制服的时候,他是正义的化身,他是制度的化身。制度告诉他,他们是不好的,你看他们占据了交通的道路,他们违法乱纪,然后他们怎么怎么样,你一定要把他们驱赶走。这是一个恶性循环,你不要我,我也不要你。那你不要我,你每天追赶我打我,那我只能是偷偷摸摸地去拉这个车,我看见你我只好赶紧去跑,赶紧去跑,最后造成了真正的交通的混乱等等等等。

  许戈辉:对于城市里的底层外来务工人员,每个人脑海中应该都有一个刻板印象。梁鸿认为我们今天对农民工的很多观念,都是把果看成因,认为农民工就是不讲卫生,爱随地吐痰、闯红灯、不守规则,但是或许这也是他们,没有被城市友好接纳造成的结果。长期被驱逐、无法融入,无法凭劳动有尊严地挣钱生活,如此也就很难期待他们能够在城市有归属感,从而遵守文明的规则了。

  梁鸿:我经常在想,如果一个三轮车走过去、骑过去,过一个路口或者过一个门庭,那些警卫也给他们敬一个礼,我想他也不好意思闯红灯,是吧。我举一个例子吧,是吧,他也不好意思,他时间长了,他也会慢慢沿着这个人行道慢慢慢慢走,为什么?因为他被尊敬了,人是最怕敬,最怕被敬的对吧,但是显然不是这样子的。为什么中国农民最坚忍呢?我们经常把它作为一个很骄傲的一个名词来说,这其实是里面包含了很多悲凉的东西。他为什么要那么坚忍呢,是因为他不得不坚忍,如果他不坚忍,如果他没有那么大承受力,他就活不下去了。你说我们离开了孩子,离开了我们的丈夫或者是离开了我们妻子,我们可能一年,我们怎么离开一年呢,我们离开几个月就觉得这简直太不像人的生活了,但是他们为什么就忍受了,他们难道不想念自己的妻子吗?他们不是没有感情是吧,秒速赛车投注平台:只不过他们觉得我能挣到一点钱,我必须要付出这样的代价,他们接受了这样的观念而已。那么好像我们显得更脆弱,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的权力的敏感度更高,因为这个社会给予我们这样一点敏感度。